以道事君_未入於室也_感而后应_同化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我无能焉 > 正文内容

倾城恋人

来源:以道事君网   时间: 2020-09-16

  一

  冗长的记忆不容人片刻地休憩便缓缓如纵泻的瀑布一样蔓延开来,时间早已抹灭了一切,但记忆尚存,记忆尚存 精神便不会灭迹。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可今生的一次檫肩而过。也许千百年前我们曾经回眸而视展露笑颜,信誓旦旦。如今檫肩而过的瞬间是否是前生未完的爱恋,否则也不会檫肩而过了。

  人一但动心便会失魂落魄,我仿佛是逾越千百年的僵尸在等着今生与你的邂逅。

  带着梦幻的记忆,找寻千百年前的那个女人,对于一切的陌生人流痴立呆望,也许会在蓦然回首的瞬间望见熟识的香体缓缓飘来。

  梦幻里,虚构着一个英雄横空出世,拯救于人。也许是人有了对现实的难以容忍才会产生幻觉上的梦吧?但毕竟梦总是美好的,它可以支撑你活下去,让你明白你的身体不是在承受着压抑与苦难而是要享受。

  时间总是要遗忘掉许多的东西,惟独记忆不会,记忆是可以在时间的长河里长存,一点点的传沿下去。人总是要忘记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但总有某些事情是刻骨铭心的,也许是有了这段残存在记忆里的刻骨铭心的情爱,才让人得到一点深切而销魂的留恋与回想。

  梦幻的情由勾勒出记忆中长存的女人,满眼在千百年后的今天找寻。但愿眼前檫肩而过的女人便是爱恋的女人,只因你绝美的容颜才刻意与你檫肩而过。穿越时空的隧道在无限的尽头等着,愿蓦然回首的瞬间与你双眸深切的相对。或许你能记起眼前的我便是你千百年前依偎的人。

  二

  “贝,你醒了吗?”

  我极力地张开紧闭着的双眼看了看眼前的人,声音有如天籁之音一般穿入耳朵里,仿佛是柔到了极点的水酥到了骨子里去了。

  “恩。”我愉快地应了一声

  我看到了她长长的睫毛上泪痕未干,像是哭泣过。我伸出早已麻木的手想为她檫去泪珠,但手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不听使唤,未到眼前便垂了下去。

  她见我这副模样,泪水便又如掉线的雨只往下坠,滴在手上我感觉出奇的凉,她憔悴的样子人见忧怜。

  “别哭了,我不是还没有死吗。你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只闻悲恫的哭泣声跟冷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响交接着。此时的山穹如幽幽哭泣的怨妇一般,树叶被风肆虐的鼓动着,一层一层地卷走,像是也要把我这仅剩一气的残躯也要卷走似的。

  闭上双眼,任凭荒芜的记忆泛滥的蔓延,搜寻一点可疑的迹象,好明白发生了怎样的事情以至于不明不白。但人越是早极度乏匮的情况下思索问题也就越发地难以明白自己要想的问题。我仿佛疲倦到了极点,因为我连去想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风从四面吹来,侵袭着麻木的躯体。我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好像是一个替代的产品在机械的运转着,突然之间停了下来,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空洞与迷茫。

  一直以来我都让我的记忆永无休止的蔓延下去,想我究竟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但我的思维难以跳出这个闭塞空间的想象,把华丽的辞藻忘记得一干而净,夭折在无休止的疲惫里。

  一瞬间接连一瞬间的的思绪从我的脑海穿逝着,事情的痕迹逐渐的清楚了些许,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始端尾末。我的人民背叛了我,或是强大的敌人压迫他们是他们背叛我,然后我被他的人追杀,我的妻子,我的儿子都让~~~~~~。多么恐怖及愚蠢的事情,我统治了竟十年的人民会背叛我吗?不得而知?

  三

  她下了很大的气力才勉强扶起我的身子,泪痕如黄沙里的小河清晰可见。她不断地在抽泣着,楚楚动人的容颜娇美至极,那是流自于真情的,不做作的表情。只有解放军昆明总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一个女人为你哭,为你笑那或许能证明她心中是有你的,爱你的。

  我在暗自庆幸自己还能看见这个世界,还没有死去,但此时的模样仿佛离死也不远了,没有知觉的躯体像是被夺取了灵魂的僵尸般。我在心中默默地告诉自己:不,我不能死去,必须强大起来,手刃我的仇敌,我不会让我妻儿的血白流,否则他们会令我不安的。 我挣扎着战立起身子,越是挣扎疼痛也就越发地剧烈,阵阵的疼痛传来让我不得放弃了这一无用的动作。

  她见我挣扎且痛苦的样子,轻声说道:“你不要动,让我扶着你吧!”

  面对着一个绝美的女人相信每个人都不会拒绝,毕竟美人与众不同,有时美人的作用总是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默认了她的举止,因为我心里愿意如此,极大的愿意,谁不喜欢一个体态香迎的女子在自己身旁呢?

  我说:“你为什么要救我?”

  她说:“救你?可能是为了赎回一点点我父亲所犯的过错吧~!更何况我心里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深深地、、、、、。”

  我说:“不要说了。你就当我从来没有存在过吧~!我已经失去了我的一切,我的城池,我的妻儿,何必再为了我这个没有用的人徒增痛苦呢?

  她幽怨地叹息着说道:“对不起。”

  只见她把头低得很低,像是水在沙上流过的痕迹那般温柔,口气里满是幽怨..

  我说:“这又不是你做的事情,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

  她说:“.可那一切都在某种意义上与我有一定的关联啊!”

  我说:“相信我会夺回那些曾经属于我的一切的,原原本本的,可我妻儿呢?”

  曾经作为一个备受瞩目与亲睐的人,如今,一切都像是地面上的尘土,风轻轻一扬遍消散无影了。眼望着我的妻儿在我的视线里被人、、、、、,绝望的眼神,背恫的哭泣,揪心的椎骨之痛,可我对于一切都无能为力,我连我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我算什么?

  想着以前的时光,现在都已经离我而去,我仿佛是在苟延残喘。人只有经历了生离死别的痛苦才知道获得幸福之前没有好好珍惜,失去之后才知道得到的幸福多么的来之不易。

  她见我迷惑不已的样子,关切地说道:贝,你在想些什么呢?不要再想了好吗?你的伤势很严重,让我去找个大夫给你看看吧!”

  我说:“不碍事的,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呢?你可曾知道悲莫大于心死,心都已经死了,皮肤表面上的伤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说:“你不要这样自怨自艾好吗?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说:“我没有自怨自艾,我只是太恨我自己无用了,我连我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我算什么呢?”

  她说:“贝哥,真的对不起,都怨~!”说完便又幽泣了起来。

  我说:“我没有怪你?你为何还是要自责呢?”

  她说:“我的心里真的好痛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说:“丹霖,不要哭了,我的心都让你哭碎了。要是我去找你的父亲寻仇的话,你怎么做呢?与我为敌吗?”

  她说: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贝,你教我好吗?”

  我----我-----我----,我一连说了几个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突然之间也变得木讷起来了。

  四

  时间静如水地流淌,静静地流过心灵每个美妙的地方,烛火在轻轻地摇曳着。豆大的光芒也是让人觉得明亮的,毕竟是有光照着,才驱散黑暗,消散了心里的阴影。青灯伴孤影,晚坐是佳人。我仿佛是经历了一段很长很长的岁月,如今终究是醒来了。对于癫痫病治疗能好吗一个还残留一点记忆的人来说,仿佛又是在承受着什么?我在矛盾着,陷于深深的自责中,我想死去,因为那是一切的解脱,可是我又想活,毕竟活着总比死去的好。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于人呢?

  她见我醒来,很是惊讶地说道:“啊----你终于醒了,真是谢天谢地,你可知道你昏迷了多久了吗?”

  我说:“傻瓜你谢天谢地又有什么用呢?要谢的人只有你,没有你的照料,恐怕我的命早就没了。”

  她说:“那也是你自己的造化,你的生命力太强了,像是有某种力量在你的体内滋长。”

  我说:“可能是我的灵魂不让我解脱吧!”

  她说:“你终算是让我解脱了。”看到她倦意以极的双眸,憔悴的样子不免让人心生爱怜。

  我说:“丹霖,你这样的为我,我真的于心不仁,叫我如何得收受得起呢?”

  她说:“贝,你要这么说,不是叫我汗颜,无地自容了吗?都怨-----要不是我-----你怎会这般呢?”

  我说:“丹霖你就不要再去责怪谁了?”

  她说:“可是在我心里始终解脱不了对你-----我觉得我们真的太对不起你了。”

  只听她说完便缀步离去,惟独留下一空洞且余香尚存的背影,烛光拖得好长好长,仿佛是那一声叹息。窗外只闻风的声音,起风了,人便也觉得凉了,也许不是人感观上感觉凉,而是凉有意的侵袭人,好让你记起什么或忆起什么?人总是感情丰富得捉摸不透的动物,看到某些事物总会想起什么,那灯里仿佛有了我爱人的影子,笑颜百生,梦魇优存,盈盈而笑向我走来。对于人,心空旷了便能容下很多的东西,却始终容不下自己爱深以极的女人死去的事实,可是她走了,带着她的不舍与我的灵魂。

  人如果是失去一件爱极的东西总会念念不忘,何况那是时几年来伴我枕边而眠的人。上天若能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我宁愿不做一城之主而避免引发的这段杀戮。我愿意跟我的爱人隐于田园,男耕女织,可是机会不容人选择,只因那是机会,纵隙而过,如能选择便不叫机会了。

  五

  三个月后。去无忧城的官道上,一个骑着黑色高马,一袭黑装,三十几岁的男人,放马弛行,那便是我。以前无忧城的城主,如今易主了,成了我深仇大恨的敌人 -----皇甫云城的城池。仇恨能将一个人变得疯狂,相反的,却能消灭疯狂,让所有杀戮止息。如今的我只有被深深的仇恨充斥着,永不熄灭的仇恨怒火。

  无忧城的百姓正在街上交易,上次的杀戮让市业萧条了。打乱了他们安居乐业的,一个繁衍的城池破落得零落不堪。惟独,清风阁还同往昔一般澄碧辉煌,因为那是不容人破坏的,作为人民心中的象征-----也就是他们城主居住及行权的地方,作为权力上的象征影响是极大的。百姓见了我还同往日一般对我注目行礼,原来他们没有背叛我。

  我手持利刃通往清风阁见我的仇人,一行六人挡在了清风阁大殿的入口处。

  我说:“不要阻拦我,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他们见我杀气腾腾的样子,顿时让开了一条道。”

  其中一个人说道:“城主不是兄弟们故意与你作对,我们都是迫于无奈。”

  我说:“迫于无奈就可以出卖自己的主人了吗?难道你们还要为他那样的人卖命吗?我看不值得吧?”

  他说:“城主,其实我们也不想,只是为了家里的妻小能活口才如此,我们也是有苦衷的。城主,你就给我指条活路吧!我们可不再想为这样的人卖命了。”

  我说:“你们带上你们的妻小及细软远走高飞,不要再回到这个是非之地来了。”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谢谢城主,你的大恩属下们无以为报太原专治癫痫病医院,只有等来生做牛做马了。”

  我说:“你们走吧!我不会怪你们的,你们的处境我能明白。”

  说完他们一行六人不回头的走了。也许人对于某些的原因被迫无奈。对于追随了自己时几年来的属下,如今这样的收场也算对他们仁之义尽了。

  “哈-----哈------。上官贝,老夫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没有死去,你的命真的太硬了。

  我说:“皇甫云城,你都还健在,我又怎会过早的离去呢?阎王也不会收我的。想不到你装得那么得忠诚,野心倒是不小啊。”

  他诡异地笑着说道:“你是现在才知道的吗?恐怕已经晚了吧?”

  我说:“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连我妻儿都不放过,他们都是无辜的。”

  他说:“难道你不知道无毒不丈夫吗|?”

  我说:“皇甫云城,我要你血债血偿,以祭我妻儿的在天之灵。”

  他说:“现在就言谁生谁死,恐怕还言之过早吧!我看你是大言不惨。”

  我说:“皇甫云城,出招吧!念你是丹霖的父亲,虽你十恶不赦,坏事做绝,但看在她的份上我还是让你三招,三招过后你就得注意你老命了。”

  他说:“上官贝,你不要太狂妄了,否则会死得很难堪的。”

  我说:“废话少说,动手吧。”

  剑飞快地从我的身旁一闪而过,嗡嗡不绝地剑声萦绕不绝,我随势略一低头便躲过了他这一至命的杀招。

  他见我这么轻而易举地便躲过了,笑着说道:“上官贝想不到最近的几个月时间里你的武功倒也是精进了不少啊。”

  我说:“这都是仇恨所起,难道你不知道恨能让人发奋吗?第一招个了,出第二招吧?

  我慢不经心地说完,其实想起来也让我后怕不已,手心里早已沁满了汗水,我全神贯注地临阵以待他又一凌厉的杀招。三招就近,他的招势愈见地变得凌厉无比,变幻不绝的招势扰乱了我的视线,竟不晓他身在何方,仿佛是在身边飞舞。想不到,这老匹夫的武功是这般的高强,都怨自己一时的轻敌,低估了他,看来我命不久已。剑尖慢慢地离喉咙近了,剑尖像是吐舌的蛇一样。鲜血从剑尖流了出来,我摸了摸我喉咙完好无损,可血从何而来----------。

  他抛下了剑,扑向倒下的她,凄惨不已地说道:”女儿,这------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这般做?”说完便哈哈大笑了几声向外跑去,想必是疯了。

  我的剑闻声掉在了地上,不该发生的一幕------。

  她深情地望着我,对我说道:“贝哥,你能过来抱着我吗?我感觉好冷啊。”

  “恩。”我艰难地说了一个字,向他走去。

  她接着说道:“贝哥,你的怀里真的好温暖,以前我见你妻子那般柔训地躺在你的怀里我----我真的好嫉妒,如今,我总算也能躺在你的坏里了,我感觉我也是幸福的了。贝哥----我想在我临死之前知道你心中到底有没有我,你爱我吗?”

  我哽咽着说道:“别说傻话了,你不会死的,就是我死上一百次,一千次,你都不会死。”

  她说:“不,我知道我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是要死的,只不过是在时间的早晚而已,早死晚死不都是要死的,何必不在死之前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呢?贝哥-----为你而死,我死而无憾了。”

  我说:“我不要谁为了我而生,为了我而死,为了我这样的一个人太不值得了。你不要再说了好吗?让我看看你是伤吧?”

  她说:“没用了。我知道我爹想至你于死地是没有任何解药的。”

  我说:“让我去杀了他治疗癫痫最权威的医院在哪,她见我准备起身往外走,急忙地说道:“不--------不要--------贝哥,她这一激动地叫喊,血又流了出来,很是刺眼,看她痛苦不堪的样子我不得不放弃了。

  她断断续续地说道:“贝哥-----我求你一件事情,你能答应我吗?”

  我说:“不说只是一件,就是一百件,一千件我都会答应你的。”

  她说:“你不要再找我父亲寻仇了好吗?他都已经那样了,很是可怜,你就不要再为难他了好吗?”

  她艰难地噙动着嘴唇说道。眼里满是柔情的期切,我真的很难明白为什么一个如此残忍的父亲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善良的女儿,而他所犯的过错却让她来承担了,上天总是在作弄着无知的人。

  我地说道:“好------好-----,我不再为难他就是了。”

  她说:“谢谢你-----贝哥---。希望来生我们还会相见,你会爱我吗?

  我说:“会------我会的。你好了,我会像待她那样地待你,只要你能好起来,只你要愿意,只要你喜欢。”

  她说:“贝哥------我不行了。你抱紧我好吗?我好怕失去你,记住我们的诺言,来生我愿做你的妻子----------。”

  还没有说完,她的头便向我手一边偏去,怀里只留下一具冰凉的躯体于我。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寒冷。上天为什么要叫我身边的女人香销玉殁,离我而去,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如此待我?

  对于俩个爱我的女人及我爱的女人的死作为一个男人而言是多么痛苦的事情,仿佛连心都被掏空了。

  “丹霖----难道你不明白我的心思吗?我的心里爱你还是要多些的,只是我不能背叛爱我的妻子你可曾知道呀?无论我怎样的叫唤,伊人始终是一动不动的,只留下凄美的容颜,仿佛是在嘲笑这个世界。

  六

  听说世界的某个地方存在着一个多维的时空,可以在漫长的岁月里储存着爱。在我的意识里,一直小心翼翼地储存了对你的爱,无可否决的爱,我怕爱上你,那是因为我怕失去你-------这个惨重的代价,我实在是不能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所以我只有在我的意识里残存了对你的爱。我的每个特征里都体现出了爱你的征兆,只是你未曾用一个多情的眼眸看见,我的每个眼神都是深情不已的。

  如今城池没有了,爱也失去了。一切都仿佛已经被风吹散了几千年的尘土,爱好像已经干涸了,没有受雨露的洗礼,记忆仿佛让你停滞不前。也许自古倾城的容颜都让天妒忌,短暂得容不下人能好生温存一番。

  城中的景象愈见地悲凉了起来,落日的余光仿佛是要把这个残存的躯体也拖去,影子好长好长,像是沉年的旧梦一般,在荒芜了的记忆里,一切的爱与被爱好像都只是梦幻的情由。如眼前的白云,只消片刻便殁。

  七

  千百年前我遗失了我的爱,千百年后我重新来到人间,如今一切都变了。千百年后我没有找到你,也许我还得回到千百年前去找寻,如今的千百年后我却更加地迷茫了;也许千百年前的你才是我几生几世的真爱。

  千百年了,我等了千百年-------,爱出现了吗?依然是一个疑问,简单而复杂,我爱的人她不爱我,我只有在荒芜的年代里一直等下去,只到天老了,地荒了。我想会一直地等下去的,因为我已经等上了千百年,还在乎再等上千百年吗?我在无限的时空隧道中等待着你出现,你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吗?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上一篇: 往事三五年

下一篇: 我家的母亲_1200字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