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道事君_未入於室也_感而后应_同化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森林气候 > 正文内容

关老太_励志文章

来源:以道事君网   时间: 2020-10-16

  关老太的丧事是喜丧。关老太就如一盏耗尽灯油的枯灯,熬尽她人生的最后一滴油,油尽灯灭,无疾而终,享年九十三岁。对于寿终正寝的高龄老人来说,中国人习惯把它称为喜丧。一辈子乐善好施,慈眉善目的关老太无痛无苦的离开人世,关家庄的人都说这是老天对她的厚爱,关家庄最德高望重的老人关老太爷,比关老太还要大三岁,也是关老太丈夫的五服沿上的堂叔更是这样认为,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像关老太一样得到老天的厚爱,离开人世时没有痛苦。然而,令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场喜丧几乎就成了一场闹剧,差一点关老太就无法入土为安了。

  关老太不是关老爷子的正房,而是他的续弦,也称填房。在她之前,关老爷子娶过一房妻室,但这位大太太和他共同生活了五年却没有生一男办女就暴病身亡了。关老太年轻时家境不错,家里给她请过先生,因此她能识文断字,连那线装的古书,比如四大名著里的那些繁体字她都认识。山东是孔老夫子的故里,自古就是礼仪之邦,所以孔孟之道在她心里根深蒂固。关老太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择一门当户对的人家给她定了亲,想等年已笈荆便可过门圆房了。可是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践踏了关老太的美梦。由于抗战,国民党到处抓丁拉夫,她的未婚夫也被抓去了,夫家那边使了不少银子,但毕竟是小地方的土财主无法与大地方的神仙抗衡,未婚夫还是去当兵了。她一等二等,未婚夫音信皆无,大家都揣测他大概已死在战场上了,无名小卒死了也没有给报信的。这样,她就成了望门寡。为夫守孝三年,大家都劝她再嫁,可她矢志不渝,决定不再嫁人。说到此,大家都认为她真该被记载到《贞节烈女传》中。可是哥弟都成家了,父母又辞世了,嫂子和弟妹的脸常拉的老长令她吃不消。在媒婆的劝说下,无奈她就做了关老爷子的填房。按现代人的观点,前妻无儿无女,男方多半会与前妻的父母及兄弟姐妹断亲。前妻有儿有女的,也许会在逢年过节时象征性地走动一下。而关老太那个时代的女人不这样,做了别人的填房,得更二八经地去拜会大太太的父母,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成了大太太父母的续闺女。从小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关老太在这一点上比那些没文化的妇女看得更重也更守礼节。对大太太的父母她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恭敬孝顺。大太太的父母去世时,她也披麻戴孝为老人家守灵。大太太的兄弟姐妹及大太太的几个侄子很是敬重她这一点。大太太的大哥有三个儿子,尤其是他大儿子,满脑子的陈规旧俗与关老太不相上下,又是死脑筋爱较真,脾气暴躁,性格古怪,在他们村是出了名的“老拧劲头”。既然关老太做人家的续闺女做的那样够份,大太太娘家那边的人与老关家就走的特别近乎。谁要是疏远关老太,光“老拧劲头”这一关就过不去。大太太的几个侄子对这位续姑妈不光逢年过节来探望,关老太过生他们也来庆贺,每年都不拉下。尤其关老太六十大寿和八十大寿时,他们备的礼品比关老太的几个亲侄子都厚重。因为关老他做了大太太父母的续闺女,她的儿女们也就有了续姥娘,续姥爷及续舅父舅母和续老表。关老太给关老爷子先生了俩个女儿关桂枝关桂兰,后又生了大儿子关耀龙二儿子关耀华及又小女儿关桂香。关老爷子曾是农业局的职工,退休时,在由谁接班的问题上,关耀龙和关耀华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因为谁能接班就意味着谁将脱离农村,有了铁饭碗,再不用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当然三个女儿谁也甭设这想,因为家有男丁,轮八圈也轮不到女孩子接班,因为她们早晚是人家的人,是人家的人也是外人。接班的人选也就在老大和老二之间产生。老大关耀龙认为他是老大理应由他接班,老二关耀华则认为大哥初中都没读完,接了班也混不出个人模狗样来。就在兄弟俩各不相让时,关老太一锤定音就由老大接班。自古以来都有个长幼之分,皇帝立太子也都是立长子哪有立小儿子的?即使废长立幼也得有个因由,老大又没有啥错,接班当然得由老大接。关老爷子对这位识文断字的二太太很满意,从不曾拂她黑龙江那家医院癫痫治疗的意见,况且手心手背都是肉由谁接班他认为都行,所以在接班的问题上,他没表什么态全由关老太说了算。于是关耀龙就摇身一变由一农民变成了国家正式职工。

  关耀龙虽初中未毕业却很会混事,这一点很能堵住他二弟的嘴巴。关耀龙刚入单位时是为局长开车,因他机敏过人又会察言观色,局长心里有什么小九九他一眼就能看穿,很是得局长器重,有什么好处他也能近水楼台先得月:进修啦,外出学习啦什么的他都捷足先登。文凭也是一样一样的拿,后来局长又力荐他上省委党校,初中没毕业的关耀龙竟然拿到了党校研究生的文凭。有了这张文凭,加之他一贯八面玲珑的作风,局长的老战友,也是实权派人物一眼就看中了他,认为他有潜力可挖,就把宝贝女儿许配给了他。就这样,在他岳父明里暗里的帮助下,他本人又能左右逢源,不久就平步青云官运亨通了。在他四十六岁那年,他坐了县财局的第一把交椅。此时的关耀龙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甭看人家关耀龙成了县财局局长,平时也有人鞍前马后的侍候着,可他在朋友圈里从不骄不傲也不忘曾帮过他提携过他的人,因此在官场上,朋友圈里博得好口碑。关耀龙有十个把兄弟,也是在官场上混的人。还有他的一些密友也大都离不开官场。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他的把兄弟或密友难免有与上司起冲突的,每每这时,他们都会想起官场上的老江湖关耀龙。请他给出出主意,指点一下迷津或请他出面给化解一下矛盾。原先他还没做财局局长的时候就在官场上人缘好,更何况他现在是财局局长,关局一出面人家也就就破下驴卖个人情给他,说不准哪天还用的上他呢,这人情他能不还?所以关耀龙一出面那矛盾往往还真就迎刃而解。当然他也有湿鞋的时候,可他几乎没求过朋友就把一些不愉快给摆平了。你看,大多是人家欠他人情,把兄弟或密友想还他人情都难。做为官场上的老江湖,关耀龙对官场上的潜规则了如指掌,官场上的朋友又爱请他给关照关照,问一问,他在朋友圈里得了个雅称“关顾问”,所顾的又都是些当官的问题,所以又称“官顾问”。

  但是做为“官顾问”的关耀龙却做了两件让他二弟关耀华和他的续老表也就是那“老拧劲头”大为光火的事。自从大哥接班后,关耀华就对母亲很有意见,可是见母亲不辞劳苦为自己照顾三个孩子,还帮着料理家务,他想也许是母亲觉得对不住自个吧,渐渐就对母亲冰释前嫌了。可是对大哥还是怎么看怎么别扭,认为是大哥抢了他的头彩,让他一辈子与泥土打交道。关耀华的独子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又无一技之长还不肯外出卖力打工,老指望大伯帮他一把在城里给他谋一份旱涝保收的差事。关耀华也认为大哥这辈子欠他的得在儿子身上补偿,要求大哥必须得给他儿子找份工作。虽说关耀龙对二弟的无理要求很生气,但毕竟是好东西吃不够,亲人恼不透,还是尽心尽力地为这个吊儿郎当的侄子在公路局谋了份差事,虽是临时的,但先让他干着,等有机会就把他弄成正式的,关耀龙觉得凭他的能力和现在的地位这不成问题。可是他这侄子也忒不会做事,连他干事情的那本事的百分之一都没有。他这侄子在路上查车,下手很黑,只要是他值班,有错没错的车辆他都不放过,罚起款来动辄成百上千,且绝大部分揣进自个的腰包,不久就被人告了。公路局局长就 是看在他关局长的面子上也说不过去,局长还一个劲给他道歉说开除他侄子实属无奈。他还能有啥好说的,只好让侄子回家了。后来他又给侄子找了份临时交警的工作,他侄子觉得站在马路中间被称为马路橛子太掉价了,只干了三天就撂挑子了,至今在家无所事事。关耀龙对此很是生气,现在很多单位都人满为患,那么多有背景有实力的大学生还一毕业就等于失业了呢,有这样的工作干着就不错了,你还想怎样呢。关耀龙越想越气就再也不管侄子的事了。二弟关耀华很是气恼,觉得大哥胳膊肘往外拐不帮自己人帮别人。另一件事就是他得罪了他那“老拧劲头”老表。那年“老拧劲头”求他给贷点款搞养殖。本来,这对关耀龙来说并非一件难事我们家从来没有癫痫病史,但是我却有两次发病很像癫痫病的症状,这怎么回事?,可他觉得这老表不是至亲,经济条件又差,担心帮他贷了款,他的养殖搞不好贷款还不上,自己除了跟着拾麻烦没什么好处,就借口推辞了。没想到这下可捅了马蜂窝,这位老表只要一见了他就蛰他:什么当官了眼眶子高瞅不见咱乡下人;臭显摆的人总有一天会摆出臭味来;谁撞谁枪口上还不一定呢。也就是关耀龙在官场上混的时间长了,经过大风大浪,对这些挖苦讽刺不予理睬,真有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气量。

  咱书归正传,接着说关老太的丧事。关老太辞世三天后火化了,又在家呆了七天,也就是按老规矩在家停放一七就该出殡了。出殡这天正赶上星期天,秋高气爽,晴空万里。农村人地里活该忙的都忙完了,小媳妇领着孩子,上点年纪的妇女纳着鞋底或刻着瓜子或剥着花生前来看热闹。响器班的人员铆足了劲吹响器吹得惊天动地,真得是一派喜气洋洋,不愧是喜丧。

  关老太高寿,老骨亲自然就多,大儿子关耀龙位高权重得过他好处的人也多,趁此机会想还他人情的都来了,想巴结他的人也来了。三个女儿婆家那边的亲戚来的也不少,还有大太太娘家那边的人该着来的也来了。粗略估算一下,大致需一百二十多席。加之坐席的妇女大都带一两个孩子,好像把附近几个庄子的桌椅板凳都借来也不够用。出席葬礼的人虽多,但是只有两部分人马须着重介绍。一部分是关耀龙的十个把兄弟和他老婆的兄弟及他的连襟。他的十个把兄弟都清一色的大白袍子,白孝帽子,白鞋,往那一站,呵!煞是壮观。他老婆的兄弟及他的连襟虽未像他的把兄弟一样一身白,但毕竟是城里,在气质上,穿戴上要比农村人显得上了档次,不自觉得就在心里上也就有了优越感,于是他们几十个人就不与其他人站在一块。另一部分人就是大太太的那边的人,尤其是大太太的几个侄子,他们做为关家一门特殊的亲戚还得特别对待。那个“老拧劲头”老表着实令关耀龙打心里发怵,生怕有什么照顾不周他给这葬礼出难题。

  关老太生前就曾对关家兄弟俩说过:“我死后与你爹你大娘合葬,千万别把我的骨灰盒与你爹的并排放,你大娘的骨灰盒放在你爹的右边,我的呢就放在你大娘的右下首。要是放在你爹的左边那叫夹棺葬,对你们小辈不吉不利。要是放在你爹和你大娘的中间那叫没规矩,她为大我为小理应放在她的右下首。”关老爷子早在二十年前就去世了。去世后坟墓和他大太太的坟墓挨着,专等关老太也去世后三人好合葬。关家兄弟虽说从小就受母亲儒家思想的影响,知道夹棺葬不好,这一点母亲不用叮嘱他们也不那样办。但是要让自个的母亲排在另一个陌生女人的右下首,他们只觉得不公平并没觉得不懂规矩不守礼法。兄弟俩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想:“等您一闭眼,啥也不知道了,我们愿怎么办就怎么办。”兄弟俩在这一点上倒是心照不宣。

  关老太出殡与关老爷子和大太太合葬的确是件大事,管事的外老总非常希望把这事管的尽善尽美能在关老大面前说的起话。可是精明半辈子的关耀龙却办了两件糊涂事又得罪了二弟关耀华和他那“老拧劲头”老表

  我们这儿的风俗是参加葬礼的人得随份子,用我们的方言说叫拉礼。拉礼的人分朋客和亲客。比如关耀龙的十个把兄弟和好友及关耀华的好友称为朋客,他们拉多少礼由他们双方自由而定无须相互商量。就拿关耀龙的十个把兄弟来说吧,他们觉着与关耀龙兄弟一场,拉的少了不仅与兄弟情面上说不过去,更何况现今的关耀龙身份地位非同一般,平时常得他关照,这礼不能拉得太少。拉得多不光是还关局的人情,也是架关局的势给关局脸上贴金。他们就决定每人拉两千。礼房记帐的人哪见过这阵势,直咂舌,唏嘘不已。而关耀华的好友出手就没那么大方,不过这没什么可攀比的,他们是冲着关耀华来的不是冲着他关耀龙来的。所以朋客拉多拉少都无所谓,反正都是一来一往的事,的确没必要与谁攀比。但是平等亲客拉礼需相互商量一下,否则有可能产生矛盾。比如,关耀龙老婆娘家那边的人也就是关耀龙的大舅,内武汉癫痫专业医院哪里好弟及他的连襟拉礼时与关耀华老婆娘家那边的人应该商量一下拉一样多的礼。如拉的礼不一样多,拉的多的一方明情就是看不起或弄拉的少的那一方难看。关耀龙事先一再叮嘱他大舅哥、内弟及连襟千万要与他二弟的大舅哥、内弟拉礼一样多,不然会出差子。可他大舅哥,内弟等一见老二媳妇的那帮穷亲戚根本就没把人家放在眼里。他内弟打关耀龙的手机说:“你是财局局长,我姐是县委干部,要是我们拉礼与他们一样多,礼房的人不光笑我们小家子气,也说你这当局长的儿子没能力把老母亲的丧事办的漂漂亮亮的。我们一定得比他们拉的多才不失身份。”为了避免矛盾,关耀龙想制止,可不知咋地,那会他竟昏了头,觉得内弟说的在理。同时他还想要是他老婆那边的人拉的礼不比弟媳妇那边的人拉的礼多,关家庄的人该笑话他在他老岳父面前有多抬不起头来。于是就答应内弟让他们看着办吧

  当关耀华夫妇得知此事时,肺都气炸了。这明情就是看不起他们两口子,看不起关耀华媳妇的娘家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关耀华因接班的事积压多年的怨气,大哥没给儿子找份好工作的恨意一齐涌上心头,而大哥夫妇俩今儿又给他们带来新的创伤,那些怨气与恨意都撒在新的伤口上,就如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和胡椒面儿,老二夫妇俩的心那个痛哟,真是无法形容。关耀华当时就在丧室里对大哥开了火,扯着大哥的领子就大打出手。关耀龙的儿子见爸爸要吃亏就和关耀华的儿子打了起来。要不是跪棚的其他堂侄子栏着,不定打成啥样呢。平时关耀龙的老婆就瞧不起弟媳妇那副泼妇像,老二媳妇也看不贯老大老婆那种官太太的架子。今儿她们妯娌俩见他们哥俩干开了也紧跟着斗了起来。老二媳妇那嘴本来就跟刀子似地,如今又占了理,指桑骂槐联珠炮一样向老大老婆发射。老大老婆毕竟是文化人,骂起人来连个脏字都不带,也是妙语连珠,对于老二媳妇的责骂竟也能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关老太的三个女儿见这哥俩和这妯娌俩在丧室里闹腾,拦不住,劝不听,就哭的更伤心了。整个丧室乱成一锅粥。外老总见事不妙连忙把德高望重的关老太爷请来,老人家气得胡子厥得老高,给哥俩每人来了一拐杖:“你们,哎,你们,你娘才刚闭了眼,你们就这样闹腾,不孝呀,要遭报应的!看看你娘的遗像,嗯,笑眯眯得像菩萨一样多好,现在再瞅瞅,我看那脸都能拧出水来。”兄弟俩无话可说,棂棚前母亲的遗像仿佛真的显现出伤心的样子来,他们俩也悲从中来,停止了殴斗。

  谁知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关家兄弟俩原本是要把母亲的骨灰盒放在父亲的身边,把大太太的放在母亲的右下首。他们也想过那“老拧劲头”老表会不同意的,但他们老关家那么多人还能由着他们闹腾能咋的,在关家庄一亩三分地里他们还能兴风做浪?只要对大太太的几个侄子照顾的特周到,想他们也不太过火的闹吧。关家兄弟这么想,所以特意安排外老总对大太太的几个侄子要奉为上宾以防他们闹丧。在我们鲁西南这地方闹丧是极其不吉利的事。其实,大太太的几个侄子也早有耳闻关家兄弟要把他们姑妈放在关老太的右下首,只是他们要静观其变,如真是那样,他们坚决不同意,而且要好好地闹一闹。当他们从外老总闪烁其词的话语中琢磨出关家兄弟果真要这样做时,他们的怒火腾地就起来了。“老拧劲头”气得像疯子一样大吵大闹起来,拦也拦不住,非要揍关家哥俩。关耀华本来是和大哥一个意思,但由于关耀龙夫妇办的那事着实让他恼火,这回儿反倒向着续老表说话。并向“老拧劲头”说明这全是大哥的主义,他劝大哥几次都没用。得,屎盆子都扣在了关耀龙头上了。这回,倒真应了那“老拧劲头”的话了:谁撞谁枪口上还不一定呢。这又向大家伙表明精明半辈子的关耀龙又办了件糊涂事。关耀华和几个续老表里应外合,加上关老二媳妇娘家那边的人在旁煽风点火,关老太的葬礼被闹的简直就无法进行下去,惹得附近好几个庄子的人都来看。外老总是个精明人,怕再发生什么事他压不住阵脚,所以就没让关老太爷回家。要说还是关老太爷有魄力,往那一站,“老陕西西峡县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拧劲头”和他的几个兄弟气焰立马没那么嚣张了。关老太爷开了口:“我说她大侄子,你也别闹的那么欢了,啥事咱商量着来。你们姑妈,虽说不是亲的,对你们那边咋样,为人做事咋样,你们还不清楚?她大侄子,你也一把年纪的人了,就这么闹下去你脸上就光彩?耀龙那小子不懂规矩,不能由他胡来,你放心,我做主就让他娘排在你们姑妈右下首。”“老拧劲头”和他的弟兄也觉得在人家一亩三分地里再闹下去怕是吃不了兜着走也就不再闹了。但又提出来行殿谢礼时必须得把他们排在关老太亲侄子们的前面。关老太爷和外老总都同意了,可是关老太的亲侄子又不满意了。关老爷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人家姑妈为大,你们姑妈为小,按老规矩理应如此,你们老表耀龙在城里做官做的忘了老家的风俗,你们也忘了?再说了,你们就不想让你们姑妈早点入土为安?”关老爷子磨破嘴皮子总算把这边说服了。等着开席吃饭的人早已饥肠辘辘,但不行殿谢礼宴席就无法开。已过了晌午多时,行殿才开始,并且有许多该着行这个礼的。一些无关重要的亲戚和很多带孩子的妇女都等不得了悄悄离开了。

  “老拧劲头”和他的几个兄弟行殿谢礼是整个葬礼最有看头的啦。大家谁也没想到他带领他那边的人竟然行三十六拜礼。瞧他,前磕几个,后磕几个,左磕几个,右磕几个,前进着磕几个,倒退着磕几个,花样翻新,后面跟的人手忙脚乱,旁边看的人眼花缭乱,简直成了“老拧劲头”的个人表演秀。关老太的几个亲侄子就显得很没面子,因为他们不仅不会行三十六拜礼,连二十四拜礼也不熟悉,只好行了十二拜礼。行殿这道程序总算完成了,接下来才开席吃饭。原先准备的一百二十多席已用不了那么多了,那些开席前离开的人给关家兄弟省了很多饭菜,可这省去的东西也会浪费掉,一想这些都让人心疼。

  关耀龙再没精力与关耀华争吵下去了,也再没精力与那“老拧劲头”抗衡下去了,看着母亲的遗像那笑吟吟的脸仿佛变得痛苦不堪。想想母亲一辈子喜欢耳根清净,老了老了却听到耳边争吵不休,真是愧对母亲。在黄泉路上还没起步就遭阻挠,更是愧对母亲。

  日头快偏西时,关老太终于可以起棂了。该着跟去下葬的人都筋疲力尽地跟着,当把关老太与关老爷子和他大太太合葬好,坟头高高耸起后,天已黑下来了。不知关老爷子在那边等得是否心焦,也不知关老太是否会到关老爷子跟前告状,反正关家兄弟俩都觉得对不住母亲。虽然他们不信鬼神之说,可是他们隐隐地感到老天爷会惩罚他们。被那么多人认为是喜丧的一桩丧事由于他关耀龙的一点疏忽演变成了一场闹剧,将要成为方园几十里人们茶余饭后的经典谈资。关耀龙觉得唯一能减少对母亲愧疚的方式就是在母亲过三年时好好地给母亲磕头谢罪,以求得母亲的谅解和老天的宽恕。

  关老太的葬礼总算结束了。做为一名旁观者,我不知道该对这件事持什么态度。如果关老太的葬礼是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思想的体现,那么这种文化和传统是该摒弃还是该发扬呢?我个人认为它不能体现中国古老的文化和传统,只能含有古老文化和传统的一点元素。国家一再提倡移风易俗,要求丧事简办,关老太的葬礼却与之背道而驰。作为国家公务人员的关耀龙拜把兄弟本身都不应该,因为他是在织关系网。这张关系网又在关老太的葬礼上明目张胆地铺展开来,令法律意识淡漠的淳朴乡亲羡慕不已,这难道不应受到党纪党规的处罚吗?现在世界上有好多国家都在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思想,可是作为七龄后的我,或是更为年轻的八龄后和九龄后,对我们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思想知之甚少甚至轻视和蔑视。我替我自己替比我更小的年轻人悲哀,我们是该好好反思一下了,对我们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思想我们不应这样对待,而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把它们珍藏保留下来并使之发扬光大。

  现在,我们都去掉一切纷繁芜杂的思想和念头,让关老太的在黄泉路上走得一路顺风,让她的在天之灵安息吧!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